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眼窗 > 详细内容

眼窗
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64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guigushi.me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眼窗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眼窗

鬼故事鬼故事大全,原创长篇鬼故事之眼窗「超吓人」长篇鬼故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。鬼故事鬼故事每天更新最新长篇鬼故事,所有精彩长篇鬼故事都可免费在线阅读,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!

李施德站在镜子前,拿出手机打开扫码软件,用手机背面的摄像头对着自己的右眼扫了起来。
这是他今天白天听来的一个小游戏,叫“扫眼游戏”。据说,只要用扫码软件对着自己的黑眼珠扫一下,就能看到自己的魂魄信息:有多少条魂魄,阳气值是多少,阴气值是多少,命格怎样等等。
镜中,手机屏幕上那个扫码框框住了李施德的黑眼珠,扫描线从上到下不停地移动着。等了好一会儿,手机并没有什么反应。李施德在心里不禁暗笑自己真傻,居然会做这么幼稚的游戏。就在他要放下手机的时候,一声细微的“咔嚓”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,仿佛蛋壳裂开的声音。他盯着手机看了一下,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还是那个扫描框,没出现什么异常。
只是,他觉得右眼有些干涩胀痛,就抬头照了照镜子。看到镜中的自己后,他惊得大张着嘴倒退了两步。镜子中,他的右眼向外鼓出,黑眼珠变得很大,将眼白挤得只剩细细的一圈。黑眼珠中间偏下的位置出现了一道细微的红色裂纹,裂纹渐渐变粗,慢慢向黑眼珠的上方扩大,就像一扇卷帘门在缓缓开启。不多会儿,裂纹就拓展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红色方洞,方洞占据了整个黑眼珠,一滴滴血珠从里面慢慢渗出。
李施德正要伸手去摸自己的右眼时,窗外突然闪进一个白影,是一个浑身惨白发胀的鬼。一看到这个白鬼,李施德吓得立刻僵在了那里。
“骗你自己打开眼窗可真省了我不少事!”白鬼说着伸出一只手掐住李施德的脖子,并将另一只手伸进李施德右眼的那个红色方洞中,用力撑开了那个方洞,一股鲜血从方洞中喷涌而出。顿时,一阵剧痛从李施德的右眼中传出,疼得他一声惨叫,立刻清醒了过来。他使劲儿掰着白鬼的手想挣脱出来,却无济于事。
“已经完全打开了,可以开始了。”白鬼说着,缩回了手,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,应该是在寻找什么。
危机关头,与李施德合租房子的吴俊从门外冲了进来。
见吴俊进来,白鬼咧嘴一笑,嘟哝道:“来得正好!”
看到屋内的情形,吴俊先是一愣,然后从脖子上拿出一块开过光的玉佩扔向了白鬼。玉佩一碰到白鬼就炸裂开来,震得白鬼惨叫一声放开了李施德。白鬼的肩膀上被炸出一个洞,一股黄色液体从洞中流出,看样子伤得不轻。
这个鬼要是逃了肯定后患无穷!这么想着,吴俊迅速环顾了一下屋内,发现桌上的瓶子里插着一根开着花的桃木枝,就拿过来往白鬼身上戳去。
白鬼见势不妙,迅速从背后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球,扔向对面的两个人。小球在空中炸开,一阵烟雾在屋内弥漫开来,等烟雾散去,白鬼已经没了踪影。
见鬼走了,李施德才捂着疼痛的右眼,赶紧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吴俊。
听过李施德的讲述,吴俊大惊失色道:“那根本不是什么‘扫眼游戏’,而是一种‘开眼窗’的方法!”
“开眼窗?”李施德不解地看向吴俊。
见李施德不明白,吴俊解释起来:“人们都将眼睛比喻成心灵的窗口,其实,人的眼睛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打开变成一个窗口的,这种窗口被称作‘眼窗’。用扫码软件扫眼睛,就是‘开眼窗’的一种方法。‘眼窗’打开后,人的心灵就会暴露出来,而人的心灵是人灵魂中最核心的部分,一旦暴露出来,就会给人带来巨大的麻烦。”
“当时听到这个游戏后,在场的人都试过,他们怎么没事?”李施德捂着右眼很是纳闷儿。
“这应该和你的体质有关。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‘关眼窗’的方法!刚才那个鬼只是被打伤了,等它缓过劲儿来,一定还会来找你的!”吴俊说完就要走。
李施德忙拉住他问:“那鬼为什么找我?”
吴俊摇头道:“恐怕只有那个鬼才知道。”
吴俊走后,李施德难受地窝在沙发上。不知不觉,他慢慢睡了过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一阵“窸窸窣窣”的声音惊醒,他猛地睁眼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,只见一个白色的影子正站在屋内。
莫非是那个鬼?想到这里,他心中一惊,赶忙坐了起来。
关眼窗
白影转过了身,是个穿着一身白衣的男生。男生见李施德醒了,很礼貌地说:“我是吴俊找来给你‘关眼窗’的。吴俊刚才接了个电话出去了,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。”
听到是吴俊找来的人,李施德松了一口气。
“咱们现在开始‘关眼窗吧,一会儿我还有其他事要忙。”男生有些着急地说。
李施德点点头,按照男生的要求躺在了床上。男生拿出一个药瓶,里面装着一种透明的液体。他撑开李施德的右眼皮,把瓶子里的液体向李施德的眼中倒去。
李施德忙拦住男生,紧张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男生回道:“这是清洁药水,’眼窗‘打开后会有脏东西进去,得用药水清洁后才能’关眼窗‘。”说完,他拿开李施德的手,将液体缓缓倒进了李施德右眼的那个红色方洞内。随着液体流入,一股白色的烟雾从红色方洞内冒出。李施德觉得那种液体特别凉,冰得他右半边的脸又疼又麻。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痛苦,挣扎着想坐起来。
男生赶紧摁住李施德,厉声说道:“别乱动!要是失败了,还得再关第二次。到时候不仅要多花一次钱,还得多受一回罪。”
听男生说得在理,李施德不敢再乱动,只得乖乖躺着。
就在男生将一整瓶药水都倒进李施德右眼的红色方洞中后,吴俊推门进来了。一进门,他就冲着白衣男生大喊:“你是谁?”
白衣男生微微一笑,身上的皮肉开始脱落,又变成了那个鬼。鬼阴笑着说:“我们恶鬼越来越少了,为了扩大恶鬼的数量,我们就打算将体质特殊的人变成恶鬼。李施德就是体质特殊的人。”
“我不要变成恶鬼!”李施德又疼又怕,他紧紧抱着自己的头,浑身不住地颤抖。
吴俊赶忙过去,抱住李施德安慰道:“别怕,我找到关上’眼窗‘的方法了,我……”
不等吴俊把话说完,白鬼抢先说道:“刚才,我已经往他的眼窗内倒入了能让人变成恶鬼的药水,用不了多久,那些药水就会侵蚀他的心灵让他变成恶鬼。关掉’眼窗‘,只会加快他变恶鬼的速度。”
白鬼的话激怒了吴俊,他抓起桌上的花瓶抽出桃木枝,并将瓶子里泡桃木枝的水泼向了白鬼。顿时,白鬼的身上冒出阵阵腥臭的白雾,被水泼到的皮肉裂开了一道道口子,里面流出了黄色的液体。
吴俊趁机用桃木枝抵住了白鬼的脖子,他怒吼道:“怎样才能救李施德?”
白鬼忍住剧痛,撇了撇嘴,轻蔑地说:“就算我说出来,你也未必肯做!”
吴俊拿着桃木枝的手稍稍用了一些力,将桃木枝插进了白鬼的皮肉里。白鬼疼得惨叫起来,一改刚才的嚣张气焰说道:“求你别杀我,我说!只要用你的中指血注满他的’眼窗‘,将那些药水清洗出来即可。”
吴俊怕白鬼使诈,用桃木枝插在白鬼的肚子上,困住了白鬼。然后,他去厨房找来了刀,就要割破手指。
李施德忙拦住了他,说道:“那鬼的话不能轻信!”
吴俊摇了摇头,李施德可是他最好的朋友,就算粉身碎骨,他也要救李施德。打定主意后,他不顾李施德的阻拦,划破了中指,将中指血滴进了李施德的“眼窗”中。
随着吴俊的血慢慢滴入,李施德觉得右脸上的疼痛和麻木渐渐减轻,一股暖流在脸上流动起来。
吴俊使劲儿挤压着中指的根部,把血赶向指尖。没多久,他的中指就渐渐发白了,可是,李施德的“眼窗”还是没有被血注满。吴俊咬咬牙,又割破了另一只手的中指,继续将血往李施德的“眼窗”中滴去。直到吴俊挤血挤得双手不住颤抖时,李施德的“眼窗”终于注满了血。
吴俊上前想扶起李施德,让李施德“眼窗”中的血流出,好清洗掉那些药水。这时,李施德右眼的“眼窗”猛地变大,变成了一个拳头大的洞,那洞像一张嘴一样咽下了所有的血。接着,李施德整个身体剧烈收缩起来,没多久,一个黑色的鼓包慢慢从那个洞中钻出,那鼓包居然是一颗不停跳动的心脏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